Why Galo is so annoying (7)

Galo Thymos这个人依然令Lio Fotia感到非常不爽。 

说起来Galo怎么看都是被他侵犯了吧,为什么第二天还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出现在他面前,明明自己都有在更积极地回避他了,他倒反而申请来跟原Mad Burnish成员的灾后救援队伍一起行动,理所当然地跟在自己身边,依然穿着那条要掉不掉的裤子,依然不知廉耻地光裸着上身,手臂上依然裹着他那块连着黑色带子的紧身的仿佛情趣内衣一样的布料,然后他手持各种消防工具在自己面前跑来跑去,两块大胸肌上下抖个不停,两个大得令人匪夷所思的乳头也跟着晃来晃去晃来晃去,晃得人眼睛疼。 

单纯地不穿衣服跑来跑去也就算了,Galo驾驶机甲的时候才是最要命的。Lio难以想象设计这个机甲的人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才一定要把驾驶者的身子以一种欠缺保护措施的方式暴露出来,不多不少,Galo身上有布料的地方刚好被遮住,没有布料或者只穿了情趣内衣的地方刚好没有遮挡,Lio第一次见到机甲里的Galo时就有这个既视感,而现在这种既视感只会更强烈——这简直就跟Galo全裸着驾驶机甲没有区别,看他坐得稳稳当当怎么折腾都摔不下来,仿佛他那座位上固定了根粗大的假鸡巴卡在了他的屁股里面。这个热爱万众瞩目的消防婊子看上去丝毫不认为这样的设计有任何问题,一个劲地冲冲冲,烈焰救火队的人文关怀相比起这个社会来说过于先进,难民们白天被机甲里拥有完美身材的全裸的消防员救了,晚上在难民集中营的被子里打手枪时的性幻想对象也有了。 

几天下来,身份特殊的难民Lio Fotia已经有了黑眼圈,并且终于没好气地质问这个性感火辣的蓝色头发消防员,为什么一定要跟自己一起行动。 

然后这个白痴一样的消防员露出了白痴一样的傻笑,还没开口说话就已经给Lio的怒气煽风点火。 

“因为,Lio看起来就像着火了一样,我有点不放心。” 

Lio:“普罗米亚已经消失了。” 

“这只是个比喻啦!Lio你最近是遇到了什么让你生气的事吗?” 

Galo也不是真傻,反而还有点敏锐。当然,他并不可能想得到,从本质上来讲他的存在就让Lio生气。 

Lio只是盯着Galo那张看上去无辜得更加令人生气的脸,缓慢地说:“的确是有令我生气的事。” 

还没等Galo追问,Lio便开口道:“Galo,那天的事,我能再做一遍吗?” 

突然的话题转变让Galo楞了下,他的脸刷一下就红了,整个人肉眼可见地慌张起来。 

Lio:“不行吗?” 

Galo:“也,也不是不行…… ” 

于是,傍晚无人的更衣室里,Lio反锁了门,重复了那天在小旅馆里对Galo做的事。没有殴打,只有性交,Lio又不是什么天生的施虐狂,做爱当然比揍人要舒服。明知道大家都已经走了,Galo还是尽量让自己叫得很小声,他跪趴在长凳上撅着那浑圆紧翘的屁股被干得腰都直不起来,自己也射了两回,屁股里流出来的精液堆在长凳上,又一簇簇地掉地上。大概是明白这个漂亮的前纵火犯这是用他的身子来调节心情了,Galo问Lio,感觉好点了没。 

发泄完毕的Lio一脸清爽,连浅金色的头发都更有光泽了,他回答说,好多了,谢谢。 

于是Galo也开心地笑了。 

隔了一天,结束了义务劳动后的纤细美人一脸阴沉地把强壮的蓝头发消防员按在冰冷地更衣室柜子上的时候,后者已经心里有数了。 

Lio简洁地问道,可以吗,只见Galo喉咙吞咽了一下,点了点头,眼里闪着令人讨厌的光。 

那天,两人是在消防队的浴室里做的,本来Lio是要Galo先帮他口出来,奈何Galo技术太差,只会小口小口的舔,含进去了也不懂怎么吸,把他的鸡巴搞得硬得像块烙铁,就是射不出来。Lio只好对着Galo张开的嘴自己弄了出来,Galo舔舔嘴唇把腥甜的精液吃进去,有些不好意思,Lio只说,没关系,以后慢慢学。Galo的脸却因为“以后”这个词而一下子变得很烫。 

后来,Lio连问都不需要问了,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让Galo坐立难安,并内心惶惶地等待着那一顿肏。事实证明,Galo就是个随时都准备挨肏的骚货——就是普通的情侣或者床伴偶尔拒绝一下也是正常的吧,他们什么都不是,Galo却一次都没拒绝过他。 

Lio作为燃烧者逃亡多年,本就不拘小节,Galo被Lio按在墙上或者压在身下,操遍了每一个隐蔽或者不算隐蔽的角落。救火队的浴室,更衣室,休息室,储藏室,甚至楼梯间都比以前更干净了,因为Galo跟Lio经常事后打扫。 

Lio让Galo去学学也只不过是随便说说,但Galo当了真,以为Lio对他有期待,回去正儿八经地在网上搜索”如何口交”,并且由此打开了学习的大门,查起了资料,认真学习男男之间如何健康地做爱,最终成功地学会了如何让自己更好肏。要不是他每天絮絮叨叨地跟Lio说他看了什么学了什么,Lio都要以为他那突飞猛进的技术是被哪个面目迷糊的男人干出来的了。 

不知不觉中,Galo已经不明就里地开启了他的“Lio专属灭火器”日常,每天在灭火救灾和舔屌挨肏中忙个不停,就算是在日程很紧张的时候,Galo也会趁着上厕所的时间,张开嘴伸出舌尖对Lio比一个口交的手势,问他要不要。 

这一问,本来不想要的都想要了。被撩起来的不知道是怒火还是欲火,Lio已经不去分辨了,面对Galo蹲在地上张嘴含屌的样子,哪种火都是一样的,而Galo终于也在这种火焰下做到了独立自主地把Lio的精液吸出来了,两三下吞进肚子,然后元气满满地拉着Lio奔赴工作现场。 

等到两人已经到了每天想方设法都要至少做够两次的地步,Galo提出干脆Lio搬来和他一起住,Lio表示赞同,特意挑了个第二天是休息日的好日子搬进去,当晚上就肏了个通天亮。跟在外面做不同,Galo在自己家里挨肏终于可以无所顾忌地出声了,不用忍耐的感觉好得很,Galo叫得又浪又舒展,听得Lio心脏发麻,一个男人的叫床声怎么能这么酥。然而这还没完,Galo甚至摇着屁股求Lio肏他。Lio意识里炸开一朵烟花,却看到Galo扭头冲他调皮地眨眼——敢情Galo是一直记得他之前那些疯狂的话,然后为了他而特意做出一副下贱模样啊。 

Galo人真好,Lio感慨地想,Galo对他真的很好。作为同伴,或者朋友,Lio从未被谁照顾到这个份上过。 

Lio用力捏着Galo丰满的臀肉,热烈地回应了Galo对他的特殊照顾,Galo很快就顾不得装模作样了,被一顿猛肏刺激得蜷缩进被子里,几乎是尖叫着高潮了。Lio抓着他的大腿把这个强壮的男人翻了个面,Galo一脸迷醉,冲着Lio笑了下。Lio扑到他身上,把他干涩的嘴唇吻湿。 

美少年在深吻中睁开眼睛,帅气的消防员紧紧闭着眼睛,蓝色的睫毛不停地颤动,分明就是在紧张。Lio几乎天天肏他,但并不是每一天都会亲吻他。 

Galo真好,Lio不禁又这么想,相比起来,自己确实过于糟糕了。Lio一边用舌尖划过Galo的上颚激得Galo轻哼出声,一边在脑内自我反省。虽然不是故意的,但他对Galo的偏见实在太大了。Galo待他以诚,他却打从心里坚信Galo是个骚婊子,甚至在强行夺取了Galo的童贞之后依然对此毫无改观。要是Galo知道他是这么看待他的,一定会离他要多远有多远。 

Lio下决心控制一下自己,要以平常心来看待Galo,要更公平合理地对待Galo。 

然后Galo光裸的小腿就缠上了他腰。 

Lio心脏一沉,下意识地咬了Galo的舌头,Galo竟然没有喊痛没有把他推开,而是发出了一声娇喘一样的声音,粗壮的腿把他缠得更紧了些。 

Lio难得的良心发现和自我反省被瞬间推翻跌落谷底。 

妈的骚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your website at WordPress.com
Get start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