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Galo】Why Galo is so annoying (8)

Lio Fotia跟Galo Thymos的肉体关系实在进展得太顺利了。 

Lio搬去了Galo家的第二天才知道Galo的小公寓只有一间卧室。他从Galo的床上醒来,已经是午饭时间,他被拴着围裙光着屁股的Galo拉到餐桌上吃了早饭,煎蛋培根和烤吐司,然后在Galo收拾餐具时在这个不大的家里转了一圈才发现昨晚他们翻云覆雨的那张床就是这里唯一的床。 

Lio理所当然地认为Galo这里有空闲的卧室所以Galo才提议让他搬过来,以至于完全没有事先跟Galo确认……然而Galo把擦亮的盘子放回橱柜,用毛巾擦干手上的水珠,指着墙边Lio的行李箱说,卧室里的柜子已经空出来一半给Lio了,可以放东西了。 

“Lio,怎么了吗?” 

Lio没怎么,就是有点震惊,Galo的不检点简直超乎想象,现在的年轻人大都崇尚性开放,这没什么,但是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让炮友搬来跟自己天天睡同一张床吧!Galo连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怎么能够安心地在他旁边毫无防备地睡觉,就一点也不担心他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吗?……等等,不如说,那就是Galo所希望的吧,毫无廉耻心的婊子,想挨肏已经想到这个地步了吗,不,这个没有鸡巴就无法好好过一天的骚货,让炮友睡在自己床上以保证每天睡前都能高潮好几遍这种事对他来说不是当然的吗? 

Lio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挂进衣柜里,怪自己事先没有想到这一点…… 

话说回来,Galo刚才那身打扮又是怎么回事?裸体围裙,肿着的奶头根本遮不住,还若无其事地跟他面对面吃早饭,就差脸上写“快来侵犯我”这几个大字了。没记错的话,他们昨晚确实做到了天亮吧,Galo真的作为处男活到了现在吗?真的不是什么只能以性高潮提供能量来维持生理机能的变异人类吗?世上既然能出现燃烧者,那出现这种人也不足为奇吧。 

Lio气不过,大步走出卧室。Galo就在客厅的沙发前,正在反手解开白色的围裙带子,背部的肌肉挤在一起,扭头看见Lio,只说自己正准备去洗澡呢,还是Lio想要先洗。 

洗澡?哦对,昨晚他们做完直接睡了还没洗澡。但是,洗澡有意义吗? 

“Galo,趴下。” 

“嗯?哦…啊!” 

两根手指轻而易举地捅进了强壮的蓝发消防员的后穴,里面又湿又热,黏糊糊的应该是昨晚的精液。Galo没说话也没回头,屈起手肘在沙发上撑稳了,默默地把屁股翘起来了一点,刚才还呈一种自然闭合状的臀缝舒展开来,含着两根纤细手指的红肿的肉穴暴露在暴躁美少年的面前。 

Lio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硬了的鸡巴一举插入,换来Galo一声如期而至的呻吟。 

太顺利了。 

不仅仅是两人的肉体关系,连日常生活也顺利得匪夷所思。不大不小的床装他们两个人正合适,Galo挨完肏还笑嘻嘻地把Lio抱怀里,硕大的胸都要把人捂窒息,不过,他抱一会儿就放开来好好睡觉了。这个高大强壮的消防员看着大大咧咧,睡相却不差,各种意义上的床伴Lio总是睡得很好,到了早上都舍不得起来,Galo做好早餐再把Lio从床上拽起来,两个人顺理成章地一天到晚黏在一起,午餐在便利店解决,晚餐通常去店里吃披萨或者别的什么,周末有空的话Galo会在家做饭,各种家务完全不用Lio操心,Galo一个人住的时候已经习惯做这些了,现在只不过是顺便多做一份早饭,顺便把Lio的衣服也丢进洗衣机而已。 

消防队的各种隐蔽或者不算隐蔽的角落又没有之前那么干净了,因为两人已经没必要经常进行事后清理了,要说干净,还是Galo家里最干净,连床单都几乎是天天换。舒适且有规律的生活令Lio这个愤怒管理明显有问题的前纵火犯逐渐放平心态——Galo固然是个找肏的,可若非如此,他也不会过得这么舒服,各种意义上的舒服。 

可时间一久,Lio Fotia越想越不对…… 

大抵是跟Galo这样的婊子相处最好不要带脑子,因为人一旦有脑子就会思考,会思考就会得出令人更加火大的结论。 

——因为这一切实在太顺利了。 

为什么Galo能这么简单的就接受了这样的事?性开放也要有个限度吧?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困难地接受了,之后哪怕一次都没拒绝过,就像个随时随地想肏就肏的飞机杯,讲道理,他对待Galo基本上跟对待性爱玩具无异,Galo脱裤子怎么可以脱得那么顺畅? 

不对…Galo应该也很舒服吧,每次都射了好多,总是在张腿挨肏的同时自慰。昨晚,比如说昨晚,他射在Galo里面之前,Galo已经屁股颤抖着高潮了几回了? 

Lio一天比一天更加确信自己对Galo的判断是没有错的,Galo的确是那种不被鸡巴插屁眼就活不下去的男人,一开荤就是个顶级的骚货,这中间连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都没有。Lio并不是那种在床上只允许自己爽不允许对方爽的暴君,可这简直就像… 

不算忙碌的一个工作日,不算炎热的中午,Lio站在自动贩卖机前,第许多次在可乐和水果味汽水中选择了后者,一口气喝完并把被捏到变形的易拉罐扔向垃圾桶。 

灵感伴随着易拉罐落入可回收垃圾桶发出的清脆响声击中了他,Lio恍然大悟。 

为什么他非得每次都喝水果味的汽水?因为他竟然该死地不想让Galo失望所以一定要保证自己的精液是甜的。Galo是他的人形飞机杯?开什么玩笑,他是Galo的人形按摩棒还差不多。 

Lio一脚踹开消防队宿舍的门。 

听到动静,正准备午睡的Galo从床上坐起来,毫无防备地跟Lio打招呼,一截光裸的大腿从看上去就像故意没盖好的被子里露出来,还带着昨晚Lio的咬痕——这个热血消防员睡个午觉都要把自己脱到几乎一丝不挂,美其名曰“要全力以赴地休息”。 

人类的行为是自身的感知,态度以及欲望的产物,Lio深信,Galo之所以会让自己这个时候看起来如此诱人,一定也是他潜意识里屁眼里渴望进鸡巴的结果。 

Lio把帮Galo买的还冒着冷气的可乐放在墙边的小桌台上,然后一言不发地把Galo按回床里。 

Galo自下而上看着Lio怒气冲冲却依然好看的脸,很快明白过来了什么。 

“要做吗?Lio。” 

Lio的脸更黑了。这种人妻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是Galo太骚让他脑袋太烧以至于出现幻觉了吗?Galo脸红个什么劲?被不明不白地上过了那么多次还要脸红不是勾引人是什么? 

熟悉的怒火终于再次冲破Lio的理智。 

“Galo Thymos”,Lio恶狠狠地说:“你就那么想被上吗?” 

“嗯?我不介意啊。” Galo轻轻笑道。 

不管是Lio做爱之前这种低气压,这张坏人脸,还是这类露骨的语言,Galo都早就习惯了。 

今天的Lio却比往常更火大。不介意,真是个好词。 

“真的是这样吗?”,Lio眯起眼睛,仿佛真的疑惑:“只是不介意吗?难道不是你随时期待着我对你做点什么吗?” 

“L,Lio?”  

两人平时在床上从来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语言交流,Galo不明白Lio为什么突然这样。 

Lio一把掀开薄被,脱下一只手的手套抚摸上Galo的身体,指腹划过随时都是肿着的乳尖,激起一阵战栗,纤细的手指一路往下,被运动内裤包裹的性器果然仅仅靠着那几下随随便便的抚摸就已经硬了。 

“你不是也很爽吗?每一次每一次我肏你的时候,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悄悄地夹着腿去了几次吗?难道你不想要吗?” 

Galo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对于这个前不久还是处男的消防员来说,正面谈论这种事情还是挺羞耻的。 

然而,这个满身肌肉的坦诚的大男孩一点要反驳的意思都没有。 

 “所,所以Lio你到底想说什么?”Galo红着脸反问道:“我很爽这很奇怪吗?难道你不希望我舒服吗?我不能想要吗?” 

Lio:“?????” 

——他只知道Galo是个天生的婊子,却不知道他可以婊得如此心安理得。美少年兼长期强奸犯的表情一下子变了,他一点也不生气了,没有人在内心受到巨大冲击甚至还有点受伤时还顾得上生气。 

“所以Galo你真的把我当按摩棒了吗?” 

“按摩棒?什么按摩棒?” 

“成人玩具店里的那种按摩棒。” 

“啊?为什么要这么说…” 

Galo皱起眉头,表情非常疑惑,又眨了眨眼似乎是想了一会儿,然后露出个轻松又好看,就像往常一样令人讨厌的标志性的笑容,他作结论到: 

“不过,要这么说好像也没错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your website at WordPress.com
Get start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