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Galo】Why Galo is so annoying (9)

Galo Thymos最近被Lio Fotia肏得非常爽。 

说来奇怪,自从那天中午Lio把他压在休息室的床上说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话却没有跟他做之后,Lio像是被打开了什么奇妙的开关一样,每一次做爱都有着燃烧般的热情,看上去凶凶的,仿佛要把他肏死在床上。虽然不会真的死掉就是了。 

Lio掐着Galo的腰一进去就开始猛冲,对着他的敏感点不停地撞击碾压,Galo仿佛全身的水分都要从屁股里流光了,越来越湿滑的肉穴甚至都夹不紧鸡巴,总有一盒纸巾放在手边,Galo一边被撞得颠来倒去,一边给自己擦水,嘴里变着调地叫着Lio的名字,换来对方更粗暴的顶弄。 

Galo要是躺着还好,可按摩棒Lio并不甘心当按摩棒,绝对不要伺候这位枕头公主,他总是要Galo站着挨肏,或者跪趴着挨肏。然而,每当Galo被当成泄欲玩具一样被翻来覆去地肏干,大腿打颤站也站不稳跪也跪不稳,Lio终于以为Galo要受不了了的时候,百折不挠的消防员总会重新调整姿势,一次次地翘起屁股露出那个被磨肿了也不要紧的穴,表示好爽,继续。 

Lio气得一巴掌狠狠甩在Galo饱满的臀肉上,却没想到这个浪货直接射了出来。 

连巴普洛夫都没有养过这么优秀的狗,两个周之后,只要这个纤细的漂亮少年脸色一沉,Galo就不由分说地开始面红耳赤咽口水,一双想隐藏什么却什么都藏不住的眼睛看得人又气又忍不住把他拉进厕所隔间,抓紧时间摸他的屁股和奶子。Lio没好气地用力揉捏蓝发消防员的大胸,却隔着手套摸到了一手黏糊糊的心跳。 

至此,前恐怖分子的愤怒管理再次失灵。前段时间那种,Galo让他不爽,肏Galo,好了,Galo再次让他不爽,再肏,又好了,的良好状态荡然无存。准确点说,现在Lio已经陷入了一种,Galo让他不爽,肏Galo,肏完更加不爽了,于是再肏,然后更生气,的恶性循环中。 

…… 

今天是个好日子,Galo临时被安排去支援了别的救援队。一想到Galo在他看不见的某个地方正在不知廉耻地用他那色情明星一样的身体来吸引新的目光,Lio一整天都有些不爽,但也总算在下班回家之前调整好了心态——总的来说,没有Galo和他那免费性服务一样的半裸身体在眼前乱晃,Lio多少会稍稍平和些。 

一个人先回了家,Lio破天荒地从橱柜里找出杯子,自己动手泡了杯绿茶。Galo不在,连这间不大不小的屋子都清新了许多,Lio舒服地坐进那张布面沙发,把冒着热气的茶杯搁在面前的矮茶几上,然后闭上眼深呼吸此时此刻自由的,不受愤怒或性欲胁迫的空气。 

平心而论,一切都是Galo的错。他露着那么大的奶子出现在大家面前,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到不自在(其实只有Lio一个人感到不自在),他说话激动的时候甚至两颗硕大的乳头都会跟着胸肌一起动,心理素质差一点的人一定承受不住这种精神冲击。Galo挺着大胸跨进消防队的大门,整个建筑开始散发色情的气味,Galo扭着屁股爬进消防车,那个车厢瞬间就骚了,色气靠空气传播,空间越小,越封闭,越发粘稠的色气让人快睁不开眼。然后Galo露出那种可恶的,元气满满的笑容,仿佛对自己给周围造成的困扰一无所知。 

Lio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跟Galo和平共处到现在的,也想不出Galo的其他同伴们如何能长时间忍受这样的人。但就他自己而言,已经快到极限了。 

遇到令他看不惯的人,Lio从来不忌讳给教训。学生时期,曾有一个喜欢欺凌低年级生的学长,在勒索Lio的同班同学时被Lio撞见了。Lio问清情况后直接上前拎起比他整整大了两个号的学长的衣襟,当着所有人的面就把学长活生生拽到教学楼后面,二话不说一顿暴揍,打得人鼻青脸肿痛哭流涕当场体验了一把真正的校园凌霸。从此之后,此学长改过自新甚至给校刊的反凌霸专栏写起了稿,然而每每碰见Lio都要绕着走。 

——这是正常人的反应。 

可Galo不是正常人。如果要类比的话,就相当于:Galo被他狠狠揍了,第二天依旧笑嘻嘻地在他面前做着他看不惯的事,然后理所当然毫无抵抗地再次挨揍,反反复复乐此不疲,直到有一天,Lio才发现,这个人原来是个天生的受虐狂,揍他,就是在满足他,他只会红着脸说好爽,再把自己乖乖送上门来为了更方便快捷地挨揍。 

那这就可以解释Galo那种一天比一天更令人恼火的炙热眼神,和那他那越发黏糊的,令人恶心的脸红和心跳。 

再这么耗下去亏损的只会是自己。 

内心下了定论的Lio端起那杯绿茶,放到嘴边才意识到它已经凉了,这个事实仿佛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Lio站起来,拿起杯子走向开放式的厨房,把一口未动的茶水倒掉,看着清亮的液体不快不慢地流进水槽。 

Galo是个无懈可击的,天生的骚货,自己继续这样呆在他身边,恐怕在让他受到教训之前,自己会先因为心态失衡愤怒失调而疯掉。 

何必呢,万事都要争个输赢,这样活着不是太累了吗。说到底,Galo再怎么糟糕,关他Lio什么事,只要保持距离,不就能和平共处了吗,只不过是个认识还不到半年的男人罢了,为了他失去理智怎么看都不值得。 

Lio一边想着装茶水的杯子可以直接用水冲洗还是要用泡泡洗,一边打算着等Galo回来就告诉他,让Galo回原来的行动小队,不要跟他黏在一起。他也会尽快搬走。 

然后Galo就回来了。 

“啊Lio已经回来了吗!真是不得了的一天啊!” 

大门在Lio意识到之前就开了,屋里的空气一下子不再清新,Galo工作了一天依旧元气满满,吵闹地进了门,弯腰把背包放在地上,亮蓝色的头发都脏兮兮地蒙了层灰。 

“Lio你不知道今天好险,今天早上,我差一点点就被倒下的墙壁砸中了! ” 

Lio一下子忘了刚刚想要说什么,马上到了Galo面前,大声问他:“怎么回事!?他们让你做那么危险的工作??” 

“也不是啦!”,Galo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进到废楼里面搜救本来就是我们负责的啊,换做平时的话是绝对不会出现这种失误的,今天稍晚有点走神,因为——” 

“Galo,那是什么?”Lio突然打断Galo的话。 

Galo楞了一下,然后顺着Lio的视线,看向自己的左腿。 

“啊,这就是那个时候弄坏的!因为墙就刚好倒在我旁边嘛,一根钢筋挂到了…” 

Galo的腿没事,不如说,他的腿好得很,好端端地露在外面,因为亮橙色的长裤侧边裂开了,准确的说,是被那根和墙一起倒下的钢筋挂掉了很长很大的一块布,从胯部一路往下。Lio能看见Galo光滑的小腿,圆润的膝盖,肌肉紧实的大腿,以及隐约露出一个边的黑色内裤。 

Galo刚才说过,那是早上的事吧?所以他就穿着这么一条破裤子在人前工作了一天,然后若无其事地一路这样回家了吗? 

见Lio不说话了,Galo疑惑着弯下腰来看他的表情,却被娇小的美少年钳住手腕就往屋里带,Galo勉强踢掉交上的鞋子跟上了,还在说着“干嘛啦我身上脏让我先去洗澡”之类的话,没走两步就跟他那一身灰尘一起被Lio狠狠摔进沙发里,以一种屁股朝着天花板的姿势。 

正惊讶着Lio这一身怪力是从那里来的,Galo听到了布料撕裂的声音,转头就瞥见了Lio浅金色刘海下面那双阴沉到不能更阴沉,却依然很漂亮的眼睛。 

Galo脸刷地一红,就感到自己的后穴露出来了,紧接着就是锐利的痛。 

Lio忍着干涩的甬道带来的极大的摩擦,狠狠肏进去,又痛又爽,咬牙切齿。他骂道: 

“不需要裤子就不要穿,Galo Thymos,你光着屁股去救火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your website at WordPress.com
Get start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