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Galo】Why Galo is so annoying (10)

那条可怜的长裤被沿着裂开的口子直接撕掉了一半,左边的裤管彻底变成一块破布,挂在裆部剩余的布料上。那条黑色的内裤也被撕开了,鸡巴肏进去之后,一双纤细有力的手两三下把它从后面活生生撕成两半。Galo那因常年不见光而格外白皙的屁股露了出来,还留着鲜明的巴掌印。 

一想到这个毫无廉耻的骚货昨天被他一巴掌打射的事,暴躁美少年更暴躁了,连自己的鸡巴痛不痛都顾不上,伤敌八百自损一千也发誓今天要把这个要不完的婊子消防员干到凄惨地哭出来! 

然而婊子消防员比起自己的屁股,更担心的竟然是自己的裤子,一边痛得抽气一边不满地喊道。 

“你干嘛撕我裤子?!它本来还能抢救一下的!”Galo说着伸手去摸自己的裤子怎么样了,谁知抓下一块黑色的破布,拿到眼前一看,更生气了。 

“啊啊这是我上周末才买的内裤啊,你太过分了吧!喂,Lio——啊!” 

浅发美少年大开大合地肏干这个强壮的消防员,没几下就感觉到自己的鸡巴被浇了一层水,干涩的甬道一下就好插多了——也只有天生的婊子才长得出这种骚穴了。 

Lio一股火气无处发泄,狠狠掐了一把手边极富弹性的臀肉,而一身灰的Galo已经骂骂咧咧地沉下腰翘起屁股,像无数次那样自觉在沙发上趴稳了,然后又像无数次那样很快就趴不稳了。阴茎倒是精神起来,伴随着抽插吐着前液晃来晃去。 

“啊!Lio,你轻点啊!可恶,昨天也是,前天也是,最近你怎么…这么凶的…啊——!” 

“闭嘴吧,小心咬到舌头。” 

Lio缓缓从已经又湿又软的肉穴里抽出来,又狠狠插进去,直直顶在敏感点上。伴随着一声酥麻又绵长的呻吟,Galo背部光滑紧实的肌肉一下子紧绷起来,像拉满的弓弦。 

“Lio,啊,嗯啊——Lio,Lio……” 

啧,这就已经开始爽了吗。而且,明明只把他当按摩棒,干嘛老是在挨肏时叫他的名字啊,好烦人…Lio生气地想着,对自己也像个小学生一样脸红了这个事实一无所知。 

Galo哪管Lio是什么想法,他被插得淫叫连连,吞口水都来不及。他知道自己快高潮了,不管不顾地扭着腰把穴往Lio跨上送。 

肉体关系保持了那么久,Lio已经能一眼看出Galo处在到达高潮进度条的百分之几,他沉住气,示意Galo在沙发上躺下。 

Galo当然照做了,赶紧躺平了把腿张开,掰开一张一合的后穴一脸迷醉地望着这个将要给他高潮的美少年,然后如愿以偿地再次被填满。他的阴茎被一只纤长有力的手握住了,Galo以为Lio要帮他弄前面,红着脸冲Lio感激地笑,却被对方的手指按住了出口。 

“…Lio?” 

Lio抓紧Galo粗壮的阴茎,确认铃口被封死之后,毫无保留地冲撞起Galo内部的脆弱腺体。 

你想高潮?你想得美。 

Galo果然慌了,一边被肏得喘不上气一边断断续续地问Lio这是在做什么。 

Lio胯下没停,手也没松,他顺口胡诌道:“每次都是你一个人先去了好多回,太狡猾了吧,这次我要你等我。” 

Galo的蓝眼睛里水光一闪,竟然就这样随随便便被说通了,他喉咙吞咽了一下,说,那行。 

Lio在心里惊叹这是怎样的一个白痴啊,他眯起那双危险的眼睛,更加坚定了今天一定要教训Galo的信念。激烈的水声在屋里啪啪作响,躺着挨肏的消防员表情终于变得有些痛苦。 

“啊,嗯啊——Lio,我那里,不行了,呜呜…” 

不行了?Lio腾出一只手,一边肏穴一边开心地把自己挡脸的头发拨弄到耳后,他终于,终于从被他侵犯了无数次的Galo嘴里听到一句“不行了”。 

“是吗”, 好看的美少年甜甜的笑了出来,连声音都轻快了起来,“再坚持一下啊。” 

话虽如此,白皙的手指却把肿胀的阴茎又按紧了些,平整的指甲陷进顶端的海绵体里。 

“毕竟,我还有好一会儿呢。” 

Galo喉咙里传出一声哀鸣,两条壮实的大腿被Lio高高抬起,掐着腿弯,流水的肉穴被插得更深了。Galo被干得直叫,无数次想射又射不了,现在已经晕头转向,耳边阵阵嗡鸣,一双大手在沙发上胡乱摸索,找不到什么救命的稻草。他不明白Lio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因为之前,他虽然很快就去了,但也总会陪Lio做到最后啊,不管多久,不管Lio想射几次,哪有什么不公平的。而且这样堵着前面…不健康吧。 

Galo心里隐隐觉得不对,再加上鸡巴也胀得刺痛,再开口时已经带了哭腔。 

“Lio,Lio,我想射…我好难受…” 

谁知Lio对他的诉求充耳不闻,掐着他前面一个劲地猛冲。Galo看不到Lio的表情,伸长了脖子只瞥见他那呈优美弧度上扬的嘴角。 

“…Lio?” 

Galo睁大了眼睛。这个与他朝夕相处的美人似乎一下子变得很陌生,他什么话也没说,一下比一下用力地肏。不知是因为前面太痛还是什么,在Galo眼眶里打转了好久的泪水终于滑落下来。 

他明明是愿意的啊,每一次都是愿意的,但为什么,现在这样…就像是被强迫的一样。 

看到这个坚强的消防员流泪,Lio的动作明显停滞了一下,然而Galo明显感受到屁股里的阴茎又胀大了些。Galo头一次感到有些害怕了,但随即而来的更加狂暴的肏弄让他再分不出神来想任何事。 

被死死限制住的阴茎已经青紫,被肆意肏干的消防员满脸泪水,几乎是翻着白眼高潮了。前面射不了,浑身肌肉的壮男像个潮吹的痴女一样后面绞着鸡巴尖叫着去了。 

Lio差点也交代在这个骚穴里了,然而他今天就是要折磨Galo,不会让自己轻易射精。 

Galo双腿一下下打颤,浑身冷汗,从痛苦的快感巅峰下来,眼前还在一阵阵的发黑。Lio把Galo哆嗦的大腿重新抬好,接着肏,教训婊子哪来中场休息。 

“啊啊,Lio,不,不要了…放过我……哈,啊…” 

“Lio,让我射…拜托了…呜…” 

“Lio,不要,啊——!” 

“Lio, 求你了…” 

“Lio…Lio…呜呜…” 

Galo前面都快痛麻木了,粗壮的大腿不自觉地夹起来,却无济于事。他难受得要疯了,能说的话都说完了,为什么Lio无动于衷,他是做错了什么事吗,为什么Lio突然要这么欺负他。 

满身的灰尘跟湿了又干的冷汗混合,Galo看起来更狼狈了,穿着破布一样的裤子,在沙发上被拖来拖去地肏干,全程被堵着铃口。做到后面,Galo那张令人讨厌的理直气壮的脸终于变得凄凄惨惨,涕泪交加,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肏一下叫一声,配上鸡巴撞击骚穴那变着节奏的水声宛如交响乐,在他身上没完没了地索取的混蛋而不自知的美少年许久没有这么畅快过了,做到Galo流着口水后穴高潮了好几次快晕过去了才在他体内射精。 

Galo整个人就像他裆中间的破布一样瘫在沙发上,他的阴茎终于被放开了,却一时间什么都射不出来。Lio上手用力套弄了一下柱身,Galo痛得一声惨叫,一小股粘稠的白浊这才泄了出来。Lio下意识地放轻了力道,看着Galo的精液像被挤出的过期牛奶一样,小股小股地堆在他紧绷的腹肌上。 

浊液断断续续地流完了,一股清亮的液体从铃口渗出,越来越多—— 

在Galo意识到自己被肏到小便失禁之前,Lio坏心眼地调整了一下手中正在排尿的阴茎的角度。一阵嘘嘘声中,Galo被自己温热的尿液浇在脸上,表情近乎是茫然的。 

他难以置信地望着Lio,震惊到甚至忘了闪躲。用脸接完了自己一整泡尿,Galo那备受折磨的阴茎终于呈一种健康的姿态软了下去。 

冒着热气的尿液混着眼泪从Galo的颤抖的蓝色睫毛上落下,从他的发梢和下巴不断线地滴下来,啪嗒啪嗒打在他裸露的胸膛上。一股骚味钻进Galo的鼻腔,这位坚强的消防员似乎这才反应过来,一下子哭出了声,大颗大颗的泪珠从他明亮的蓝眼睛里滚落。 

什么嘛,不是还有羞耻心的吗。 

此时心情非常好的Lio眼神温柔下来,也不嫌弃Galo脸上有多污糟,伸手就要替他擦眼泪——真是奇怪,虽然想要把Galo这个一脸理所当然地拿他当按摩棒的浪货教训到凄惨地哭出来,但人真的在他面前这么哭,他反倒一下子不忍心了。 

然而Galo一下挥开Lio的手。 

“别碰我!” 

楞在原地的这下换成Lio了。 

狼狈不堪的消防员挪动双腿,后穴里的精液噗嗤一声喷了出来,挂在他的大腿上。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进了浴室,脏兮兮的液体滴了一路。 

直到浴室门喀嚓一声关了,Lio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干了什么恶心事。 

糟糕,要道歉才行…但是,道歉的话不就没有意义了吗,好不容易才让Galo吃瘪一回。Galo不是一向很玩得起吗,那个又生气又受伤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听着浴室哗哗的水声,Lio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Galo把他当按摩棒,他不是也把Galo当飞机杯吗?这完全就是平等的关系啊,他为什么会产生那种”想要教训Galo“的想法呢?就因为Galo是骚货吗?说到底,他为什么要为了“Galo是骚货”这个事实而不爽呢?Galo要骚要浪那是Galo的自由,更何况,如果Galo不是骚货,那么帅的超人气消防员怎么可能给他想上就上。 

顺着这个思路,Lio越想越不对。在平等的炮友关系的基础上,Galo待他不薄,每天早上为他做早餐,每个周末替他洗衣服,工作时对他处处照顾,在别人质疑他这个前犯罪分子的时候大声替他声辩。第一次做也是他强迫了Galo,Galo当时还是童贞,还顺带着被他揍了,也没见Galo抱怨过一句…而他,却一直以来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而独自在那里不知在生什么气。 

他确实欠Galo一句道歉。何止道歉,他真的应该对Galo好点,至少,偶尔也为Galo做一顿早餐吧。 

浴室的水声断了一会儿,又接着响起。Galo这个澡洗得太久了,久到问题美少年的问题又开始自顾自地发作。 

他承认,Galo是个很好的人,性格又好,身材又好,除了太放荡之外浑身上下找不出一个缺点,虽然有点白痴,但白痴算不上是缺点。反观自己,要多糟糕有多糟糕,身材贫弱至极也就算了,性格还恶劣,充满偏见,还控制不住脾气,跟阳光洒脱坦诚又大方的Galo比起来,他简直就是个心灵阴暗自私自利的小气鬼,一开始就理所当然地把Galo当飞机杯,却暗自斤斤计较于“被Galo当按摩棒”长达两个月。 

搞了半天就是小气。 

浴室的水声彻底不响了,取而代之的是吹风机的声音。Lio和他的自我厌恶一起坐在沙发上,本来都要放任自己沉下去了,活跃的思维又出现了新的转折。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啊。Lio把手肘撑在膝盖上,严谨地回忆了一下,确定自己以前绝对没有那么小气,那么计较过。说到底还是Galo的错,如果不是Galo的话,如果没有遇见Galo的话,他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令自己都讨厌的自己。可能这就是为什么Galo令他如此生气的根本原因,说到底Galo就是全方位地令他不爽。 

可是Galo错在哪里呢?Galo从头到尾没有做过半件对不起他的事,Galo只是在好好地做自己,仅仅是如此,就让他变成这幅可笑模样,还要怪到Galo头上。可究竟为什么,他明明知道,但就是控制不住对Galo的偏见和基于偏见之上的讨厌,所以…这是自己的错吗? 

从阳台透进来的日光悄悄染上橙色,Lio听到浴室门打开的声音,正要扭头,却突然被什么击中了混乱的思绪—— 

当太阳出来,连最亮的星星都是黯淡的。错的不是他,更不是Galo,错的是距离和时空,如果可以,那颗星星应当去寻找属于他自己的小宇宙。 

Lio轻轻推开这个家里唯一一间卧室的门,Galo蜷缩着坐在床上,用浴袍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干燥而彭松的蓝色头发趴在耳边,像垂下的小狗耳朵。他听到动静,甚至没抬头看一眼。 

“Galo,对不起。”Lio站在床边说。 

Galo只是垂着眼,静静地看着被越发昏暗的光线映照的被单。 

“Galo,是我不好,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在你身边,我就会对你产生一些不好的想法,忍不住对你做过分的事,一直以来都是我的错。” 

跟Galo纠缠不清也快有半年了,Lio Fotia终于头一次抑制住了脑内疯狂叫嚣的偏见,沉住气好好地跟Galo把话说开,找出解决方案。 

“我想我们不应该继续住在一起,我也不会再找你上床了,只要不天天黏在一起,我们应该还能像以前一样,是彼此可以信赖的同伴。我明天就会搬回消防队的宿舍,我记得你是申请调来跟我一起行动的吧,你现在申请调回去还来得及吗——” 

“你什么意思?” Galo突然打断他。 

Lio:“我不是要疏远你或者其他什么,只是想要保持距离,这样对大家都好。” 

Galo:“….所以,你这是要和我分手的意思吗?Lio。” 

Lio:“你说什么?” 

“你是在惩罚我吗?” Galo已经跳下床了,他又气又急又委屈,一开口却是质问: 

“我只不过是因为你玩得太过火了所以生气,你却要和我分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your website at WordPress.com
Get started
%d bloggers like this: